当前位置: 亿嘉同喜新科技 > 公司新闻 >
9月底完成首批1万辆创始版ES8的交付
2018-08-14 10:53 来源:亿嘉同喜新科技
  北京时间今日凌晨,蔚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招股书文件。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NIO”,拟筹集最多18亿美元资金。
 
  招股书还显示,蔚来汽车主要股东在这份文件之前提交的持股情况如下:创始人旗下投资工具实益持有148689253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17.2%;腾讯旗下实体实益持有132030222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15.2%;Hillhouse旗下实体实益持有65368424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7.5%。
 
  蔚来汽车此次IPO交易的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美银美林、德银证券、花旗、瑞信证券、瑞银证券和WR Securities, LLC。
 
  同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还发表了公开信。信中称,蔚来的价值观“真诚、关怀、愿景、行动”引领公司前进。李斌还宣布,他计划在未来适当时间将所持有的5000万股NIO股份(占其所有实益拥有NIO股份的约1/3)转让给信托,让NIO用户讨论并提出如何使用这些股票的经济收益。
 
  在2016年、2017年和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5.733亿元人民币、50.212亿元人民币(约合7.588亿美元)和33.255亿元人民币(约合5.026亿美元),三年亏损总计超百亿。另外,在2016年、2017年和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蔚来汽车业务运营活动所带来的负现金流分别为22.016亿元人民币、45.747亿元人民币(约合6.913亿美元)和36.348亿元人民币(约合5.493亿美元)。
 
  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蔚来汽车的总营收为4599.1万元人民币(约合695.1万美元)。其中,汽车销售业务营收为4439.9万元人民币(约合671万美元);其他销售业务营收为159.2万元人民币(约合24.1万美元)。根据去年12月,蔚来官方宣布的单车定价,量产车ES8的“创始版”车型定价为54.8万元,基准版蔚来ES8车型售价44.8万元。按照其每辆车50万元估算,其上半年仅销量了不到90辆车,尚未过百。
 
  媒体报道,今年5月31日,蔚来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首批用户”指的是蔚来的员工,包括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蔚来产品经理李天舒等。不难看出,“量产车”并非真的从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来,因为总共只有10台。
 
  此前,量产交付的时间已经三度拖延。2018年2月,蔚来首次公布量产计划,称4月下旬完成首批交付。北京车展上,官方称调整到了5月下旬。5月18日,在一次车主试驾活动上,蔚来又给出了全新的量产时间表:6月内交付550辆车,8月起完成产能爬坡,9月底完成首批1万辆创始版ES8的交付。
 
  蔚来的首款量产车,与江淮合作,在江淮打造的全铝车身工厂中生产。今年5月,有媒体实地探访江淮在合肥为蔚来打造的工厂,发现车间基本没有生产的迹象,“整座工厂十分安静”。
 
  对此,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回应称,工厂现今仍处在“小批量生产”的阶段,平均一天“几台车下线”,“因为主要是在验证工艺、跑流程”。
 
  因为交付延迟,近日蔚来官方App称,因产能尚在爬坡,如着急用车可每天帮客户叫专车接送,不急的话,未交车期间,每天奉上2000积分,预计新车将于8月中旬交付。
 
  围绕交付问题,8月6日,针对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此前提出“今年蔚来交不到1万辆车,会赔给何小鹏一台ES8”的赌约,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社交媒体回复表示接下赌局,并强调自己一定能赢。
 
  会有如此赌局,也从侧面显示了新势力造车在车辆交付方面的压力。2017年12月,蔚来汽车高调发布了ES8车型。到了今年5月底,蔚来汽车对外宣布已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而“首批用户”指的是蔚来的员工。后期蔚来允诺的车辆交付,则一拖再拖。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直言不讳地指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
 
  对于延期交付的原因,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蔚来汽车与特斯拉一样具有推出产品比较慢、经历时间比较久的特征。此外,蔚来生产制造依靠江淮代工,江淮虽然实力强大,但在与蔚来汽车合作过程中还需要一个摸索的过程,因此蔚来才面临一再跳票的窘境。
 
  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国内造车新势力正面临更不确定的发展前景。今年2 月,财政部正式发布了《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宣布2月12日-6月11日为补贴政策过渡期。6月12日,财政部再次调整补贴政策,补贴开始退坡。6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1660辆,环比5月下降22%。
 
  紧跟国家政策的变化,各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也在一直收紧。以北京为例,2017年的国家补贴相对于2016年的补贴下降了20%,2017年北京的地方补贴相对于2016年则大幅度下降了60%。
 
  此外,外来的竞争者也将使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竞争日趋白热化。7月28日《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正式施行,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将被取消,该措施无疑消除了国外汽车企业来华独资设厂最大的政策障碍。
 
  继上个月正式签署工厂建设协议后,特斯拉上海新工厂于8月2日敲定了具体的投资金额,特斯拉入华独资设厂已成定局。在入华这件事上,特斯拉已经拖了几年,给了蔚来时间,但蔚来进展缓慢。在华独资建厂,特斯拉可以进一步降低价格,如果Model 3快一些投产,将更有竞争力。
 
  从今年开始,国内的造车新势力纷纷进入量产交付期。率先开始量产交付进程的蔚来汽车已经遭遇了挫折,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头。目前看来,除了现阶段最令人困扰的产能问题,蔚来汽车还将面临来自市场、政策、技术等各方面的更多挑战。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