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亿嘉同喜新科技 > 公司新闻 >
它并没有对爽身粉产品进行大规模召回处理
2018-07-22 11:26 来源:亿嘉同喜新科技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美国密苏里州一个陪审团判决,22名女性对强生公司滑石粉产品(包括强生婴儿爽身粉)包含石棉并造成她们患癌的指控是有效的,责令强生支付5.5亿美元补偿性赔偿,以及41.4亿美元惩罚性赔偿。据了解,强生目前仍面临约9000起类似诉讼。
 
  对于诉讼判决,强生在给《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书面采访答复时这样写道,“强生公司对于判决结果及其不公正的审理过程感到非常失望”,并坚信自身的产品不含石棉,也不会导致卵巢癌,对本判决会继续上诉。
 
  事实上,相关滑石粉究竟是否致癌目前在医学领域仍有争议,在此前强生的上诉中,也曾经出现法院推翻原有判决的情形。虽然深陷“致癌案”的诉讼风波之中,但滑石粉产品(包括强生婴儿爽身粉)并没有被大规模召回,记者留意到,目前,在美国、中国市场其相关产品仍正常销售。
 
  是否致癌仍存争议
 
  在此次案件中,原告律师MarkLanier表示,强生公司40年来一直掩饰其滑石粉产品中含有石棉的证据,认为公司应该在产品上标记警告标志或专注使用玉米淀粉制成的粉末。他还认为,强生应该从市场上召回滑石粉产品,以避免引发更多的疾病与伤害。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起同类案件在密苏里州的法院进行庭审,其中强生4次败诉,与一家滑石粉供应商一起,当时总计被判赔偿3.07亿美元。经历了多个诉讼之后,强生始终声明,全面的研究没有显示卵巢癌与滑石粉之间的关系。
 
  关于滑石粉究竟是否致癌在医学领域仍有争议。不过,滑石粉中伴有的石棉杂质被认为是可能致癌的“罪魁祸首”。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的报告,石棉是一种致癌物质,有时会出现在天然滑石粉中,但在20世纪70年代商业滑石粉产品中被要求不得含有石棉。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经就滑石粉产品发布过相关要求,规定“滑石粉中不得检出石棉”,且“在粉状产品的生产和使用过程中,应使粉末远离鼻和口”。
 
  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医师郝凤桐曾撰文指出,滑石粉的用途见于化妆品、医药食品以及工业领域等。由于矿物共生的原因,滑石能够被石棉所污染,被石棉污染的滑石已被证实在职业暴露方面与多种肿瘤的发病有关。华东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刘少伟也对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说法,“滑石粉究竟是否致癌目前在医学领域仍有争议,但是石棉致癌是公认的。由于滑石粉和石棉在开采的过程中是共生的关系,滑石粉中如果存在分离不开的石棉成分,存在可能致癌的风险。”
 
  对此,强生在发给记者的一份名为“关于化妆品用滑石粉安全性的事实”的材料中表示,“滑石被从地球上开采出来后,会被压碎成颗粒,进行分类并划分等级。符合我们标准的滑石颗粒将被进一步研磨成粉末,并接受颗粒大小测试和纯度确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必须对其进行特殊测试以确保滑石粉不含石棉。”
 
  过去两年里,强生在多起诉讼中被判定承担责任,但是其中部分案件并非没有发生过逆转。例如,在2016年2月,强生被判赔偿一位使用了强生婴儿爽身粉而罹患卵巢癌的阿拉巴马州女性7200万美元。不过随后,在去年10月,美国密苏里州东区法院否决了这一判赔裁定。
 
  此次最新的判决公布后,强生发言人CarolGoodrich预测此次判决也会被撤销,他认为,“此次案件试验中存在的多重错误比之前已被逆转案件的试验中的错误更严重。”对于记者在采访中提出的“多重错误”具体所指是什么,强生并没有正面回答。
 
  此外,强生在给《中国经营报》记者发来的声明中认为,“法院允许22名宣称患有卵巢癌的妇女一同作为原告起诉,然而其中大多数妇女与密苏里州没有关联。判决结果不顾居住在不同州的人士应适用不同地方法律的差异和个体情况的不同,给予所有原告完全相同的赔偿金,这反映出对此类诉讼程序中,证据在偏见的左右下被无视。”为此强生表示,会继续上诉。
 
  在美国律所有过工作经验的吕律师告诉记者:“美国民事案件在庭审中,只要半数以上陪审员认为原告有理,就可以判罚被告要做赔偿。虽然在这个最新的案件中是原告获赔,但是强生有权利上诉。如果在上诉过程中,原告律师能够找出重要性的证据,显示强生明知有重要风险而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那么强生就难逆转了。与庭审中一名法官主持审理、陪审团进行裁决的模式不同,上诉时,法庭由多名法官组成,没有陪审团。”
 
  消费者面临分流
 
  尽管强生在美国面临不少的诉讼,声誉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是它并没有对爽身粉产品进行大规模召回处理。刘少伟认为,强生至今没有做出过召回,是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滑石粉致癌,也没有证据证明其相关性。广东省日化行业商会秘书长余雪玲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国外多个自曝因使用含滑石粉的爽身粉致癌的个案,其实与这些人本身的使用也有关系。从该产品进入中国,国内就很少人会这么长时间使用爽身粉,因此国内这方面的个案也很少出现。
 
  目前,强生的爽身粉产品在中国市场仍在正常销售。记者在广州的不少商超留意到,强生销售的爽身粉包括婴儿爽身粉、婴儿清凉爽身粉、婴儿热痱粉和婴儿天然玉米爽身粉。前三种均含有滑石粉的成分,最后一种则以玉米淀粉代替了滑石粉。多数产品已在包装上增加了“远离宝宝的眼睛、口鼻、阴道”等使用提示。另外,在强生天猫旗舰店内,强生婴儿天然玉米爽身粉、强生婴儿爽身粉(140g)均有销售,交易量并不小——前者的月销量达到4218件。
 
  去年,强生曾对记者回应过关于产品配方上的调整,强生称,无论国际还是国内市场,以滑石粉为原料的爽身粉依然是这个品类的主流,强生将继续使用化妆品用滑石粉作为爽身粉原料,暂时没有更换该产品配方的计划。不同的爽身粉产品各有优势,在40年前推出的含有玉米粉的强生婴儿爽身粉产品是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对此,中国香化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慧良表示,虽然国内尚未发现使用滑石粉与癌症之间的案例,不过近年来,相关企业已经有开始避免生产含有滑石粉的爽身粉,改用植物粉替代,例如玉米粉、松花粉,但后者还必须警惕婴儿过敏反应。
 
  根据统计,从2005年4月至2013年5月3日,涉及强生旗下至少13家子公司,至少27种药品发生了至少51次的召回,不过48次都未在中国组织召回或者调查。近年来,强生在包括婴儿用品在内的消费品板块表现不那么理想,也许是受到了此前召回的影响。2014年,强生消费品销售收入为144.96亿美元,同比下降1.4%;2015年,该板块销售收入为135.07亿美元,同比下滑6.8%;2016年销售收入显示,同比下滑1.5%至133.1亿美元。因此,大规模召回对强生而言可能损失更大,相比起支付律师、专家团队费来说。
 
  公开资料显示,强生婴儿于1992年进入中国市场,布局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在中国婴儿护理市场上,强生进入中国超过三十年了,多年来一直在商超渠道占据重要地位,是家喻户晓的品牌,早年间新生儿爸爸妈妈们购买婴儿用品首选几乎是强生。有机构统计过数据,强生婴儿类产品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一度超过50%。”熟悉日化行业的人士张红辉表示。
 
  不过,根据强生最新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这一季营收和盈利均超出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不过,消费品的销售额则未能达到预期,其中口腔护理和女性健康品的销售额高于预期,但婴儿护理产品、皮肤护理产品和伤口护理产品的销售额则逊于预期。财报并没有单独列出中国区的情况。
 
  强生婴儿在中国市场面临的挑战正在增加。张红辉认为,随着中国的本土婴幼儿品牌同样把商超作为主渠道,这便与强生展开直接竞争,虽然它们仍卖不过强生,但是逐渐把强生的市场份额给分流了,比如,启初、好孩子、青蛙王子、郁美净等等。此外,随着全球购和旅游更加方便,日系、欧洲等众多婴儿用品也逐渐受到消费者青睐,比如贝亲(日本)、妙思乐(法国)这些品牌。
 
  英敏特市场研究分析师刘欣琪同样表达过类似的看法,“我们看到有两个因素或会挑战影响到强生在这个市场上的领导地位。一个挑战是,对于婴儿用品安全问题的持续关注,这显然会驱使家长们更多地去寻找不同的婴儿护理用品。另一个‘敌人’是现在非常火的海淘。”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生婴儿的出生,年轻父母更加注重的是质量安全问题。对公司来说,如果想在中国的巨大市场里分一杯羹,需要取得消费者的信任才能获得业绩增长。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的诉讼使得强生遭遇到了‘信任危机’,虽然也有案件是逆转了最初的判决,但在一次次的曝光中,强生依旧流失了不少消费者。”张红辉说。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