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亿嘉同喜新科技 > 公司新闻 >
成为一个为所有观点提供发声地方的平台
2018-05-02 10:23 来源:亿嘉同喜新科技
        北京时间5月2日上午消息,在今年的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开始之前,该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心里就已经清楚今年的大会将会与往年有很大的区别。F8是Facebook每年都会举行的开发者大会,在往年的F8大会上,扎克伯格的任务只是发布新的产品和新技术,然后还会谈一谈自己对未来技术发展趋势的展望。
 
  但是在Cambridge Analytica、虚假新闻、俄罗斯干扰大选、仇恨言论激增等事件和丑闻之后,Facebook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尤其是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虽然Facebook已经进行了多次道歉,并且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以及产品调整,让用户能够自己控制数据分享,但是这件事离彻底解决依然差得很远。扎克伯格心里清楚,在本届F8大会上,对于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一带而过,毕竟这是该公司成立以来所经历的最严重的一次危机,甚至可以说关系到了这家公司的生死存亡。但是他也不想忘记F8的主要任务:发布新的产品以及分享未来的愿景。
 
  扎克伯格说道:“今年我们所做的最艰难的决定其实并不是在安全性方面进行大规模投资。我的意思是,投资安全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必须要这样做。我们所面临的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在其他方面找到继续前进的道路,满足用户对我们的期望。”
 
  在F8大会开幕的前一天我采访了扎克伯格,这是他对我所说的话。我们见面时,他正在为大会进行最后的准备。我们聊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讨论了他的演讲主题、该公司即将推出的一些新产品、他对在国会进行长达10个小时的作证的感想、该公司是否将会对保守派言论进行监控、Facebook是否需要在内容监管方面变得更主动以及他们为何需要3年的时间才能做好这些事情。
 
  我们首先谈到的,是他将在台上讲的第一件事:满足想要新功能的用户的需求、满足那些依靠Facebook不断进化而开展业务的开发者的需求,同时还需要重塑Facebook在用户和开发者之间的信任。扎克伯格说到:“这是本次大会的主要目标。一方面我们有责任保证人们的安全——选举的公正性、假新闻、数据隐私等问题都是保证人们安全的关键。另一方面,我们也有责任为用户社区打造新的功能,满足人们对我们的期望。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很多挑战中,一部分就是如何同时做好这两个方面。F8将会是这两个方面的平衡点。”
 
  扎克伯格先是谈到了自己的过失。在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被媒体曝出之后,扎克伯格和他的搭档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5天之后发现他们突然陷入了艰难的境地。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发生之后,有最多达87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遭到了泄露,而正是那5天让事件的发酵达到了顶峰。扎克伯格承认了自己的过失。他说道:“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对这个事件的反应速度太慢了。我们尝试在内部了解细节,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认为我那时的反应确实太慢了,我本应该更早的发声,尽管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得知所有细节。随着事件调查的深入,我觉得我们做了正确的处理,但是我们应该更快的进行回应。”
 
  在他的演讲中,扎克伯格的计划是要承认Facebook现有的问题,并且提出更多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他的任务不再仅仅是道歉而已。在本届F8大会上,他的主要任务是提出解决方案。他表示:“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感到抱歉。我们当然很抱歉。我们现在对这个世界的亏欠的是 ‘这是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我们如何确保类似的事情未来不会再次发生。’”
 
  扎克伯格将会发布一个受欢迎的新功能,这个功能将会重塑用户对他们的信任:这个功能将会允许用户在Facebook平台上删除所有在Facebook之外的活动数据,例如网页浏览记录。此前Facebook曾经收集用户的这些记录。扎克伯格表示这个功能与删除浏览器中的cookies有点类似,他本人也会经常删除cookies,这也是保护自己数据隐私的重要方法之一。很显然,扎克伯格是在于上个月前往国会作证之后推出的这个功能。
 
  扎克伯格对我说,在前往国会之前,他原本以为立法者所问的问题将会围绕着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展开,也可能会提到俄罗斯干扰大选事件,然而让他措手不及的是,立法者的提问包含了很多其他问题,其中有很多都与Facebook公司的运营有关。
 
  扎克伯格说:“我发现立法者问了很多与产品相关的问题,我原以为我能够回答这些问题,因为我们的产品是我打造的。但是这种想法实在是太乐观了。在本次听证会中,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发现自己其实对于产品的细节并不了解,尤其是如何在广告系统中使用外部数据方面,我对自己感到不满意。在回公司的路上,我在飞机上安排了一个会议,我要与负责这个工作的团队一起开个会,向他们进行学习,弥补自己的这个空白。”这个会议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推出一个新功能,让用户能够自己掌控自己的数据和信息,在源头上掐断信息泄露。
 
  在那次“国会山之旅”中,扎克伯格还学到了其他一些东西。他说:“在听证会过程中,立法者提出的与政治倾向性有关的问题的数量也超出了我的预期。我认为这反应出了很多人对于科技企业都存在的一个担心,因为科技企业大多位于硅谷和西雅图这些极端支持自由党的地区。人们担心科技企业具有政治倾向性,而且他们这种担心的程度让我感到很吃惊。我真的希望Facebook能够成为一个为所有观点提供发声地方的平台。”
 
  当我问扎克伯格如何评价自己在听证会上的表演时,他对我进行了纠正:“我认为这并不是一次表演。我觉得这次听证会的重点,是要为人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信息,尤其是立法者,他们需要这些信息去开展工作。”我提到一些参议院和众议院对于从Facebook那里获取信息并不感兴趣,而只是想要利用这次听证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这个问题扎克伯格的回应是:“想一想那些提出了严肃问题的人和只想要提出自己观点的人的数量比例,我就会对于我们的民主感到非常欣慰。”
 
  之后我们又聊到了开发者,在以往的F8开发者大会上,这些人都会带着期待的心情前来,离开的时候也是激动万分。在Cambridge Analytica发生之后,开发者是否会因为Facebook有可能面临的严格监管感到不安?今年3月,当Facebook终止了应用审核之后他们肯定会感到不高兴,因为这个计划实质上冻结了他们的新产品。
 
  对于这个问题,扎克伯格说:“我认为人们的确会有担心,很显然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要确保用户的数据受到了安全的保护。现实是,大部分开发者都有着好的意愿,他们开发了优秀的应用。所以我认为,如果你是一名好的开发者,应用审核突然暂停你一定会感到很难受,但是从长远来看,你无需对这个平台的发展方向感到不安和担心。”
 
  在F8之后,Facebook平台的应用审核就将重启。扎克伯格认为,在本届F8大会上他宣布的一些事情将会让开发者开到欣喜,例如Messenger、Instagram和Oculus的一些进化。
 
  说到新产品的时候,扎克伯格透露了一个最让他感到兴奋的产品,一个名为Dating的Facebook新服务。这个类似约会应用Tinder的服务能够允许用户创建一个独立的资料,从而在平台上寻找约会对象,Facebook的算法充当了红年的角色。放在以往的时候,这个服务可能会受到用户的广泛欢迎,然而目前Facebook正在经历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他们使用用户数据的方式遭到了质疑。在这个时候发布这个服务,是否会有些冒险?毕竟约会服务需要用户提供非常私密的信息和数据。
 
  面对我的这个暗示,扎克伯格起初采取了迂回战术,他解释说,此前人们已近开始在使用Facebook寻找约会对象了,而这个新服务所使用的就是这些用户以前所使用的数据,他还提到了Facebook的这个新功能在用户数据保护方面所作出的努力,例如Facebook不会使用这些信息向用户投送广告。之后我改变了话题,然后问了其他一些问题。但是几分钟之后,他自己又重新谈到了这个服务,很显然他不喜欢我的这个暗示,他说:“很明显这就是你想问的问题。但是你不觉得现在讨论这个问题有点不合时宜吗?”
 
  “我对他说,我明白Facebook会采取一些措施来将Dating服务的资料与用户的主资料隔离开,但是用户是否会产生误会,用户是否会想:“Facebook连我的约会资料也想知道?”
 
  扎克伯格调整了一下坐姿,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是最敏感的东西,如何在重新建立信任与发布新服务之间找到平衡,这是Facebook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他说:“这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需要特别小心的事情。”当然,Facebook需要不断推出新产品、发布虚拟的增强现实相机平台、销售独立VR设备Oculus Go。但是他也不想让用户觉得Facebook只在意发布新产品,而不在意重新赢回用户的信任。他表示:“我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确保我们能做出正确的事情,让人们意识到对于用户安全,我们非常严肃。”
 
  在采访结束之前,我又问了他一个问题:“这次危机是否让Facebook发生了改变?”
 
  他的回答为“是也不是”。他表示公司的使命没有发生改变,但是从一些方面来说,Facebook也的确发生了一些改变。他说到:“我觉得最大的变化是我们变得更主动了,尤其是在发现和杜绝数据滥用行为。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发现自己应该从一个更宽泛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责任。我们不能只是开发工具,然后想当然的以为这个世界上都是好人,会按照我们的预想一样使用工具。我们不能继续只是发布工具,然后告诉人们我们想要什么,并且让用户社区去标记危险行为,然后在事情发生之后被动的采取行动。我们需要扮演更积极的角色,确保我们发布的工具没有被滥用。”
 
  扎克伯格清楚,重塑他们的系统,让系统能够主动抓取那些不良内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他说到:“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大约为期3年的过渡期,才能建立起相应的团队,因为你不可能一夜之间雇佣3万个人去监管内容。你必须要确保这些人能够良好的执行工作,而且还要为这个团队指派领导层,并且对他们进行培训。而通过AI系统判断内容,这个系统的开发也需要时间,开发系统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
 
  扎克伯格表示,这个3年之旅目前已经开始了。他说到:“好消息是,我们在去年早些时候已经开始了这个工作。也就是说这个工作已经过去了一年了。我认为到了今年年底,我们将会有很大的改善。这个工作永远没有完成的那一天。我真的认为这对我们的总体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改变。”
 
  对于Facebook是否真的发生了改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这个只能由用户自己去判断了。
(责任编辑:admin)